ag娱乐

2018-05-26 00:01 来源:ag娱乐

    2017年4月,教育部、中国残联印发《残疾人参加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管理规定》,像巨晓这样的残疾人,有更多的机会走进高校校园。  孩子的教育,关系到祖国的未来;贫困地区孩子的教育,关系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习近平指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的任务在贫困地区,我们必须补上这个短板。

  共享经济催生新就业形态  完善就业保障成共享经济发展新课题  出行、住宿、机器设备、知识技能……当生产生活众多领域的资源开始被分享,共享经济催生的新就业形态逐渐形成。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北京、上海、西安、南京等多地采访调研了解到,共享经济给我国就业形势带来了新变革和新问题。

专家建议,鼓励发展共享经济进而提升劳动力市场的参与率和整体就业质量,并加强新经济下的保障制度研究和探索。   共享经济催生新就业形态  贵州遵义的赵启强十多年前曾是一名货车司机,后来干起了车队,但因为信用资质得不到承认而无法承接项目。 2015年赵启强转到物流共享平台传化物流“公路港”上进行经营。 在“公路港”的对接帮忙下,赵启强两年多来承接了多个企业运输项目,单个项目资金达到上千万元。   当司机、当房东、做家政、创业……像赵启强这样在共享经济大潮流中获得新就业机会的人还有很多。

腾讯研究院发布的《2017分享经济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共享经济企业直接员工数近30万人,而共享经济平台上的个体服务者数量累积近1亿人次。   根据业内统计,2017年上半年我国共享单车行业带动新增就业约7万人;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共有2108万人在滴滴平台获得收入;目前已有10万以上的知识工作者在猪八戒网实现创业……  数据背后体现的不仅是就业人数的增长,更反映了共享经济带来的经济新动能和新就业形态及新型社会契约关系。

  一方面,传统制造业正在焕发“第二春”。

共享单车ofo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国内为各类共享单车生产智能锁的制造厂商劳动者大概有1万人,而凤凰、飞鸽等老牌自行车制造企业如今有80%以上的员工在为生产共享单车服务。

  网约车等行业亦如此,过去一年里西藏、新疆、内蒙古等经济相对不发达地区的平台就业增幅最大,共享出行平台已成为新的就业选择。

红杉中国合伙人郭山汕表示,共享经济是“供给侧改革”的典型代表,创造了新供给,并使供给与新需求实现优化配置,带来的经济推动作用更加显著。

  另一方面,共享经济改变了原有的个人与单位之间单一、排他的雇佣关系,带来了自雇型、多雇主的新就业模式。

南京大学商学院院长赵曙明、滴滴出行副总裁王欣等人认为,平台型经济“去中心化”的特点实现了扁平化架构。 在平台上,你只要有技能、勤劳吃苦,就可以拿到收入,不需要在一个固定公司上班。

就业环境更加开放,收入来源更加多样化,这种就业方式的变化带来的是生产力的流动。

  多位业内人士也提出,未来人工智能和共享经济可能带来一部分结构性失业,但也会带来结构性就业。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院长杨伟国认为,下一个最大的共享经济领域可能就是人的共享。

比如未来全世界70%的人都可能成为海尔的工人,这取决于这些人能不能在其平台上创造价值。

  社保未能全覆盖成发展难题  业内普遍认为,共享经济促进了隐性就业和自由职业者的规模化发展,这种非传统雇佣的劳动关系,脱离了社会保障安全网。 若以传统的社会保障政策、劳动法律关系等套用到共享经济新就业形态,既可能使政策无法落地,也可能无法有效保护劳动者。   一是面临劳动保障问题。

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发展报告课题组表示,各类共享平台与个体劳动者不是传统雇佣关系,现行法律政策与司法实践对此种劳动关系界定还不清晰。

平台企业对个体劳动者不承担社会保障责任,一旦在劳动中发生伤害却没有合理的救助渠道,容易引起平台企业与个体劳动者之间的纠纷。

(责任编辑:佚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