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娱乐

2018-02-24 11:58 来源:ag娱乐

  为何传统零售商谋求“触网”,而互联网企业苦心寻求“落地”?在日前举行的“2017转型之战:拥抱新零售”千人课堂上,参会嘉宾的观点一针见血。

  新华社玻利维亚乌尤尼1月13日电 题:让人又爱又恨的“达喀尔综合症”  ——访海阔天空·勇之队领航员赵凯  新华社记者陈威华  “每次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比赛到一半的时候,总是各种骂自己:你到底行不行?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以后再也不来了!……但是一旦比赛结束,心情舒畅,又会盼望明年的比赛。 这就是大家说的‘达喀尔拉力赛综合症’”,在拉巴斯营地见到36岁的中国车手赵凯时,他这样告诉新华社记者。   赵凯在大学里学的设计专业,本来想进汽车媒体单位,为此去参加了一个赛车培训,但是没想到却因此爱上了赛车这项运动,并一直坚持到现在,成为国内汽摩圈里一位响当当的人物。   这已是赵凯的第三次达喀尔拉力赛之旅。 今年的达喀尔拉力赛被许多专家认为是“史上最难”,赛程刚一半,已经有包括勒布、罗马在内的众多顶尖高手因各种状况不得不退赛。

作为领航员,赵凯与队友何志涛搭档,也经历了夜宿沙漠、高原反应严重等种种意想不到的困难,但是他们一路稳扎稳打,终于顺利完成前半程比赛。   “之前作为工作人员,我跟过四次达喀尔拉力赛,但是真正参与比赛则是第三次。 2016年我们第一次比赛,当时就体会到,不进赛道你就不能真正理解达喀尔拉力赛。

那年我们的成绩不太好,总成绩仅排在第65位。

去年第二次参赛,我们积累了不少经验,总成绩一下子就挺进到了第34位,”这位北京籍车手说。   时隔5年后,达喀尔拉力赛重返秘鲁,秘鲁境内的沙漠赛段成了众多车手的梦魇。 赵凯和何志涛也在沙漠里遭遇了状况。 他们的赛车在第二赛段因为机械故障耽误了比赛时间,两人最后不得不在沙漠里过了一夜。   “当时因为我们的千斤顶无法收回,眼看天又黑了,为了安全问题,我们只好选择在沙漠里过夜。 好在之前我们对此也做了心理准备,车上也有保温毯,路过的救援车又给了我们一些食品和水,沙漠过夜倒也不可怕,”赵凯说。

  在达喀尔拉力赛的野外环境中,领航员可以说是赛车和车手的眼睛。 每天下午,赵凯都需要去营地领取第二天的路书,然后认真地用各种颜色的笔做好标志。 12日是比赛期间唯一的一个休息日,车手可以去休整,但领航员还有研究路书的重要任务。

赵凯说:“领航员其实除了找路,还要控制比赛节奏,面对困难时要做出各种判断和调整。

像13日和14日玻利维亚境内的马拉松赛段,连续两天没有维修人员跟着,这时领航员一定得把节奏控制好,首先是要保证赛车的安全。

”  谈到今年的参赛目标,赵凯和何志涛并不想给自己压力。

“我们对名次并没有明确的要求,目标就是完赛。 ”他说。   参加今年达喀尔拉力赛的中国车手中,还有赵凯的赛车运动领路人、BP勇之队的著名车手周勇。 “前两年周勇老师没有参赛,今年他和我们同跑一条赛道,我们心里感觉更有力量、更有依靠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他成绩比我们好,我可不想在赛道上看到他”,这位北京车手幽默地说。

(责任编辑:佚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