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娱乐

2018-07-18 10:17 来源:ag娱乐

  应该像中国围甲采取主将制,然后给予主将待遇。  勇士的希望:中国棋手包揽第一的时代到了吗?韩国围棋不可能滑坡这么快吧?  eodkahk:朴廷桓长时间尸位素餐韩国排名第一位,然后大赛一轮游,决定性的比赛无条件输。现在我都不愿看棋了。  7942ek:为伊田笃史和战胜古力的五十一代棋手方天丰鼓掌!  豆腐馒头:毫无存在感的韩国第一(译注:刚公布的韩国棋院11月排名,朴廷桓连续36个月第一朴廷桓)。  yij54:卞相壹也到了该出力的时候,加油!  江陵的姐姐:我没想到朴廷桓的中盘这么弱。

制图:彭训文  刚刚过去的一年,读了那些好书?当我扪心自问时,惊觉自己蹉跎了岁月,辜负了韶华。

年岁徒长,而胸无点墨,不少现代人正患着程度不一的知识匮乏焦虑症。

也正因此,每到岁尾年初,一些媒体或出版机构评选的“年度好书”常常引起公众关注:即使没读过,好歹也知道个书名,待有空闲时间再读。 殊不知,很多人等待多时,也不会买一本书。   如今,市场经济的效率意识、生活节奏的快马加鞭、网络时代的信息爆炸、知识生产的支离破碎,严重挤压了现代人的阅读空间:我们应如何对待精神生活,安顿心灵家园?网络时代,在信息过剩的知识生产和消费环境中,我们应如何看待阅读?如果不理顺这些问题,我们将难以在信息芜杂的当下社会里进行高品质阅读。   德国思想家本雅明在《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中提出了“灵晕”这一概念。

“灵晕”是指人们在带着感情或者意识亲自去凝视或聆听一个事物时,跟所看和所听对象之间形成的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关系。 随着机械复制时代到来,可视听之物泛滥,感官刺激更是唾手可得,“消费”和“占有”便成为人们感受事物的主要方式。

人们越来越无力和事物建立独一无二的观看或聆听关系。

当“灵晕”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走心”的知识生产和传播方式。

本雅明哀叹,机械复制时代,同时也是一个“灵晕”消失的时代。

  回顾历史,阅读媒介从未停止变迁脚步。

从前,它们是甲骨和竹简,是纸张和印刷机,是电视机和收音机,是照相机和电视机,现在它们是电脑、手机和互联网。 技术革新和进步让知识生产和传播路径越来越便捷,读“屏”时代已经来临,历史大趋势不可逆转。   2017年世界读书日前夕,第14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的成年中国国人倾向纸质阅读,有%倾向于“网络在线阅读”,有%倾向于“手机阅读”,有%倾向于“在电子阅读器上阅读”。

“屏”阅读,已与传统的“纸”阅读平分秋色。

  读屏时代,阅读问题凸显。

比如,青少年严重依赖网络,凡事一搜了之,成为被电子屏夺走的一代;碎片化阅读让现代人的思考成为无源之水,进而造成整个社会风气浮躁;知识付费正成为互联网产业新风口,但迎合用户需求的内容质量参差不齐;网购书店严重挤压线下实体书店生存空间,公众公共阅读空间萎缩;学院派经典巨著艰深晦涩,令普通大众望而却步。 本雅明时代,互联网还没有出现,但他的哀叹在今天依然有重要现实意义。   但若因此就将读屏与碎片化的浅阅读画上等号,认为只有读纸质书才是高品质的阅读,未免太过简单粗暴。

  事实上,无需将读屏和读书割裂对立,不同人群选择不同阅读方式,无可厚非。 “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

”有人在纸质书中嗅到了书香,有人喜欢在实体书店里寻找氛围,也有人在手指翻飞的滑屏阅读中找到快感。

在互联网时代,如果非要固守青灯古卷不可,未免有些迂腐。

  占有知识并不等同于思考能力提升。 无论采用何种方式,阅读最重要的价值是在读中思考。 好读书更要会读书,我们应该以问题为导向,融汇贯通,活学会用,日积月累。

在阅读过程中圈、点、标、划,随性写体会,即兴写想法,使自身思辨能力能够在自主感受、自主理解、自主吸收过程中得到提高。

  “腹有诗书气自华。

”读书是门槛最低的高贵,而思考正是入门高贵的正确方式。 (贾平凡)[责任编辑:杨帆]。

(责任编辑:佚名 )